六一文學網 > 修真小說 > 小夫小妻小仙人 > 第0432章 七蝎女的身體泡的酒
    金童已經歷練得非常能喝酒,喝一兩斤白酒都不成問題了。

    而且今天這是在張建華家喝酒,張家拿他當自家人看待,金童自然更是放開喝了。

    這種水精族的白酒,喝到嘴里,辣辣的,但是,金童覺得,在這種場合下喝這種酒,再辣,也有一絲絲甘甜。

    張老頭別看年紀大,卻不懼酒力,和金童碰杯后,把足足有一兩的一杯酒一飲而盡,嘴里品了品,連道:“好酒,果真是好酒!”

    金童見張老頭豪爽,也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這么高度的白酒,確實辣人,不過喝下去后,渾身發熱,舒暢至極。

    張建華、張建華的弟弟、張建華的媽媽,都只抿一小口。

    張建華的弟弟是男孩子,喝得略多些。

    張建華只喝一點點,就辣得輕輕咧了下大嘴。

    這一喝酒,吃餃子的速度就降下來了,金童也就沒有顧慮了。

    金童帶來的兩瓶酒喝了一瓶半時,張老頭忽然道:“外鄉妖人,我家有一葫蘆蝎子酒,你敢不敢嘗一嘗?”

    金童一聽,立刻想到,這蝎子酒,是治風濕病的,自己一個年輕仙人,身體沒有這個毛病,喝它作甚,可又一想,剛才進來時,在屋里聞到一種怪怪的酒香,是不是這種蝎子酒散發出來的?

    “張大叔,你泡蝎子酒,是不是為了治病的?”金童問道。

    “這倒不是。”張老頭老眼向掛在墻上的酒葫蘆看去,道,“我喜歡泡一些藥酒,這大運河的岸上有多種中草藥,還有我打獵的時候,打到野鹿什么的,用鹿角鹿鞭泡酒,喝了對身體有好處。

    今年春天,我摘下自己種的一個大葫蘆,倒了三斤白酒進去,想泡一葫蘆鹿角鹿鞭酒,哪里知道,我把葫蘆放在外屋的地上,去西屋拿鹿角鹿鞭時,一只半尺多長的大蝎子,從房頂上爬了下來,爬到葫蘆口上,向葫蘆里面探頭探腦的。

    當時我就大喝一聲,蝎子你想喝酒還是怎么著,我的意思,是把蝎子嚇跑,哪曾想到,撲通一聲,蝎子掉到葫蘆里面去了。”

    金童順著張老頭的目光,也向墻上看去,只見墻上那只大葫蘆,像個大氣球一樣,圓圓的,能裝三四斤白酒,可見是個大號葫蘆了。

    金童剛才聽張老頭說一只奇大的活蝎子掉到葫蘆里面去了,心想這是不是無意間泡了一葫蘆妖蝎子酒?

    “張大叔,你不是說這蝎子酒,也對身體有好處嗎?當時雖然你不想泡蝎子酒,可這只蝎子,卻故意讓你給泡了,呵呵。”金童笑著道。

    此時金童還沒有想到,掉到葫蘆里的這只半尺多長的大蝎子,不是一般的妖蝎子,它大有來歷!

    張老頭道:“嗯,沒錯,蝎子酒確實是對身體大有好處,不過,這玩藝毒性實在是太大了,一般用蝎子泡酒,是用三只一寸長的小蝎子泡一葫蘆,可掉到葫蘆里的這只大蝎子,足足有半尺長啊,誰知道它的毒性有多大!”

    金童道:“這么說,這一大葫蘆酒,一般人是不敢喝它的了?”

    張老頭道,“是啊,我是不敢喝它的,村里一般人就更不敢喝它了,只是村里的戈把式,前天來我家,目的是沖著小萌娃來的,他非要逞能,嘗了一小盅。

    結果,戈把式回到家里,差點就見了閆王爺!不過,據戈把式說,他身上的毒性下去之后,覺得身上十分舒服,還說,他和老伴……”張老頭看了一眼張建華媽和幾個孩子,下面的話不說下去了。

    對張老頭后面的這半句話,金童自然聽得明白。

    金童心想,世上萬事萬物,皆是雙刃之劍,這一葫蘆酒,如果確實是妖蝎子酒,那就不是毒性極大的問題了,不管誰喝了,肯定身上的妖氣強烈,若是修妖的,其功力也會大大的增加。

    金童對那一葫蘆蝎子酒發生了很大的興趣,于是啟動仙人透視能力,向葫蘆內部看去,這一看不要緊,金童吃了一驚!

    天啊,那只半尺多長的大蝎子,它竟然還活著!

    此刻,它正在葫蘆里悠閑地游酒泳呢!

    震驚之余,金童暗自思忖,若是一只普通蝎子,掉進酒葫蘆里,就算不被酒淹死,也被酒醉死了,可這只妖蝎子,游在高度白酒里,卻像在水里游泳一樣!

    由于最近的大運河岸上,發生的異事太多了,金童便猜測,這只妖蝎子,不是一只普通妖蝎子,很可能和身邊坐著的這個小萌娃小萌娃一樣,修煉得可以化為人形了。

    極有可能是這只蝎子精饞人類的酒喝,想趁著張老頭拿鹿角鹿鞭時,從葫蘆里吸一些酒來吃,沒想到被張老頭一聲大喝,做賊心虛的蝎子一失足掉到葫蘆里面去了。

    本來,一葫蘆酒這個深度,對一只成了妖的蝎子來說不算什么,然而偏偏這是一只天地所生的禁閉妖邪的超級大葫蘆!

    金童心里這樣想著,禁不住又向葫蘆里細看一眼,這一次,金童更加震驚了!

    這只妖蝎子,竟然是七蝎女之一,是七蝎女中的老七!

    老七,就是在水下帝國里,在酒杯妖設立的那個白酒大海之中,七蝎女出現時,和金童作亂的那個老七!

    此刻,七蝎女竟然現出微型的人形,隔著葫蘆體,渾渾然地,又是非常確定地,看著金童,小臉上全是莫名其妙的陰險笑容!

    七蝎女,是妖族的干將之一,她受妖族基地之命,來村里搞妖化,這并不奇怪,然而,她竟然無意間掉進張老頭的葫蘆里,這就有些新奇了。

    看著這一葫蘆由七蝎女浸透的蝎子酒,金童心下想道,若是一只低階妖蝎子,倒也罷了,然而,里面禁錮的,是五級妖人七蝎女!

    五級妖人,級別和金童相同,竟然被禁固在葫蘆之內,由此可見,這只葫蘆,也是非同尋常的產物。

    “張大叔,你的這只葫蘆,是你自己種的嗎?”金童問道。

    張老頭道:“其實不算是我自己種的啊,是我無意間在大運河岸上發現的,那顆秧子不大,我就經常過去施肥澆水,接下來,葫蘆卻是出奇的長大了。”

    金童心中,便明白了什么,不再問下去了。

    金童心中暗道,七蝎女在酒里游蕩了這么長時間,早把妖氣浸泡在酒液之中了,這妖蝎子酒,怕是相當厲害。

    而自己并非妖人,而是五級仙人,喝下這種酒去,會有什么結果?

    想那戈把式,雖是凡人,也有些功夫,且接受了妖化,只是嘗了一小盅,就差點丟了性命,他是凡人,我要是喝上一大盅,情形又會怎樣?

    仙人遇到妖酒,會不會也到死亡線上走一回?

    然而,金童感覺得到,張家一家人,都在看著他,肯定都在想,一個大能妖人,哪能比不過一個凡人戈把式呢?

    要是金童不敢喝這蝎子酒,張家一家人會認為,這個小妖人,膽子也太小了吧。

    特別是小萌娃,竟然也在旁邊悄悄地拿眼瞄著他,那目光明顯是一種觀察,也是一種猜斷。

    這個小萌娃要真是個得道兔妖,那么她一定知道金童的真面目,她會在心里說,連蝎子酒都不敢喝的少年仙人,還在這里冒充什么大能妖人!

    此時的金童,已經喝了半斤左右高度白酒,雖然遠遠不到醉的程度,卻也有些酒壯膽了。

    想想自己多次進出生死線,身體早已發生巨大的變異了,而且身上還蘊含著一個強大存在的能量,自己的身上還有五行之力,雖然這些力量,與七蝎女的妖力格格不入,但是就降服不了那蝎子酒?

    “張大叔,那蝎子酒,我來一杯嘗嘗如何?”金童笑著道。

    金童臉上的顏色很是平靜,不過心里,難免也是有些犯嘀咕。

    “好啊!我就說嘛,這蝎子酒再厲害,豈能厲害過大能妖人!古書上講,無論是妖人還是仙人,要是食用了非凡之物,力量會大大增加的!”張老頭笑道。

    金童給村里辦了那么多大事,村民們都鐵定認為金童是大能妖人了。

    一聽金童說要喝那蝎子酒,張建華便拍手道:“哈哈,妖人大哥今天要喝蝎子酒,咱們都看看,妖人大哥喝了蝎子酒,會不會像戈把式一樣醉倒呢!”

    張建華剛才逞能,喝了兩杯高度白酒,早已經七八分醉了,這時候的話語時里,竟然帶有和金童開玩笑的意味了。

    若在平時,她是萬萬不敢和聯盟總指揮金童開這種玩笑的。

    張建華的媽媽卻有些猶豫,怕出意外,小心翼翼地問道:“真要喝這酒嗎,可別喝出什么毛病來吧。”

    身為一家主婦,到了四十多歲,最是關心人的年齡,她怕金童喝出個好歹來。

    “建華媽,你不要多嘴!大能妖人要喝這蝎子酒,說明妖人有功力,怎么會喝出毛病來呢!”張老頭不滿意地看了老伴一眼,道。

    小萌娃雖然不說話,卻在一邊悄悄地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最后把目光投向金童,一副將金童的軍的味道。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