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24.環形山的前進基地
    卡利姆多的大陸最南端基本都是被沙漠覆蓋的,而在沙漠之外,就是一望無垠的南海黃金海域,按照一般正常的地理活動來說,靠海的地區很難形成這么大規模的大沙漠,但它偏偏就是出現了...

    只能說,艾澤拉斯的大陸分化,不能以常理度之,在這種異常的生態環境背后,肯定有其特殊的成因。

    而順延著希利蘇斯大沙漠一直向北,有一塊神秘古怪的大盆地,這大盆地的面積相當于整個西部荒野的面積,而在盆地再往北,就是被暗夜精靈們控制的菲拉斯荒野。

    而按照正常的地理活動,這個盆地也是不該出現的...

    這里被稱為安戈洛環形山,雖然毗鄰希利蘇斯大沙漠,但這片環形山因為有高大的山壁阻攔,導致沙漠的惡劣氣候并不能影響到環形山盆地的氣候,這里是一片人跡罕至之地,就連名義上統治著整個卡利姆多的暗夜精靈,也沒有太過涉足于這片盆地。

    而關于這片盆地的傳說在地精的商業城市加基森也有很多,這片盆地最讓人驚訝的地方在于...它的植被覆蓋率,達到了驚人的95%,在這片潮濕的盆地里,還生長著很多高大如云的喬木植物,還有泥沼,溫泉,風化的沙石地區,以及一座活躍的小火山。

    這些根本風牛馬不相及的地理結構按照某種規律坐落于這片盆地之內,不用說,這肯定也不是自然演化的結果。

    而更讓人驚訝的是,在這片資源豐富的盆地中,還生活著一些在大陸其他地區很難看到的兇猛怪物...魔暴龍!

    這是一種類似于霸王龍,但比之更龐大,更兇狠的恐龍科怪物,它們的幼崽都可以成長到3米的高度,而成年期的魔暴龍可以輕松的超越7米,體重達到數噸,堅韌的皮膚布滿了細碎的鱗片,如鋼鐵一般,而在魔暴龍背后還長著鋒利的骨刺,它們的那恐怖的利齒和大嘴具有可怕的咬合力,能輕易的咬斷鋼鐵。

    這樣強大的怪物在安戈洛環形山有整整一個族群,它們就是這片盆地中的頂級掠食者...據說在遙遠的南海群島,那些被贊達拉巨魔占據的島嶼上,也有魔暴龍種群的存在,贊達拉帝國的巨魔們還馴化魔暴龍作戰,而那里的魔暴龍要比環形山的魔暴龍更多...那里才是魔暴龍真正的發源地。

    也就是說,環形山的魔暴龍,同樣不是此地的源生種,倒更像是被某些家伙“轉移”到這里來的。

    “實際上,按照博學的奧爾法閣下的說法,他在環形山考察了數個月之后,得出了一個古怪的結論。”

    大牧首茉雅娜陪同著一位“客人”,行走在環形山花鳥蔓生的自然草地之上,她看著不遠處泥沼里慵懶的曬著太陽的,類似于鱷魚一樣,但更龐大更兇狠的雙帆龍,她輕聲說:

    “荊語者閣下認為,環形山里的所有物種,都是外來的...有些我們不知道的力量,將這些外來物種放入此地,用它們的偉力為這些物種塑造了一個古怪的生態環境,在這里形成了一條根本不可能存在的食物鏈...并且以封閉的環境,維持著這種食物鏈的存在,但這很有可能是數十萬年前的事情了。”

    “這座環形山不正常,它就相當于一個囚籠...不,囚籠這種說法不太精準,它更像是...”

    “一座生物觀察實驗室!”

    行走在茉雅娜前方的“客人”伸手撫摸著眼前古老的石壁,那布滿了苔蘚的石壁之上,刻畫著一些已經在時光中風化的痕跡,已經無人知曉這些痕跡的含義。

    泰瑞昂看著那些在時間中失落的泰坦文字,他冰藍色的眼睛里閃耀著一抹別樣的光芒:

    “安戈洛環形山本就是泰坦們留在這個世界上的生物觀察實驗室之一,如果你們的人向北方的群山繼續探索,在群山之間你們便能找到連接兩個實驗室的高大“界門”,激活了隱藏在環形山中的三座水晶塔后,你們便可以通過界門前往遠在諾森德大陸的另一座生態實驗室...那同樣是一片布滿了自然力量的盆地。”

    大領主回過頭,就看到大牧首茉雅娜飛快的將這個泰瑞昂隨口說出的信息記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

    “我有時候會忍不住去想,泰瑞昂大領主,這些寶貴的,來自史前的知識,您是如何知曉的?”

    大牧首記錄完了這對于凋零者至關重要的消息之后,她抬頭看著泰瑞昂,那雙碧綠色的眼眸里閃耀著一抹好奇,探尋和疑惑:

    “如果您早就知道這些,那么為什么不讓黯刃去探索,而要將這些寶貴的資源讓給我們呢?以及,為什么要執意讓凋零者保持中立?您給予了我們這么多,就是為了讓我們成為一個第三方組織嗎?”

    “呵呵”

    對于茉雅娜的問題,大領主啞然一笑,他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著遠方的群山,在那群山之后,是那片荒涼的大沙漠,蟲人之戰的最后戰場。

    片刻之后,他開口說:

    “就如同我們這些凡人無法理解曾經的泰坦為什么要在這里留下這些生物樣本一樣,你也不須探尋我的每個決定背后的含義...我需要你們保持中立,就是這樣。”

    大領主的回答讓茉雅娜抿了抿嘴,顯然,這是一個隱隱的警告,回想到大領主對人類文明做的那些事情,大牧首頓時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深究眼前這位大佬的心思為好。

    “所以,那個所謂的反蟲人戰線的前進基地,就坐落在環形山中嗎?”

    泰瑞昂又問到,在他身后的大牧首點了點頭,詳細的解釋說:

    “塔納利斯沙漠的戰局已經收尾,失去了腦蟲指揮的蟲人各自為戰,目前已經被分割開來,一部分沙怒巨魔也加入了反蟲人戰線中,依靠沙怒巨魔們龐大的數量,剩下的那些蟲子很快就會被分割殲滅,這一場勝利鼓舞了戰線的所有成員,加上我父親的示警,反蟲人戰線的指揮官便決定在此地修建前進基地。”

    “他們將打通從環形山通往沙漠的道路,然后將塞納里奧要塞和正在建設的馬紹爾營地連成一體,更準確的說,此地將成為前線戰士的后勤補給線,以及傷員和后備軍隊的駐扎地。”

    大牧首有些擔憂的說:

    “但即便有塔納利斯的勝利在前,我和其他大德魯伊們,還是認為,以目前反蟲人戰線的勢力,要正面對抗其拉蟲人,還是太過薄弱,這場勝利多少影響了指揮官們的判斷,我甚至會懷疑,蟲子們是故意輸掉塔納利斯,來讓我們的戰士放松警惕。”

    對于茉雅娜的說法,大領主不置可否,聯軍是不是太過自信,是不是小覷了蟲人,這些都不是他需要關注的事情,至于聯軍會不會被蟲人打崩,會不會全軍覆沒,大領主也并不放在心上,他今日來到此地是為了另一件事。

    “拿著這個!”

    大領主將一塊精細的,篆刻著很多死靈符文的埃匹希斯水晶吊墜遞給了大牧首,他沉聲說:

    “我曾答應過你和鹿盔,要為你們復活瓦斯坦恩,我從未忘記過我的承諾,在你們進入安其拉廢墟之后,將這塊定位石放在蟲人帝國的疆域里,我會親自前往那里,將可憐的瓦斯坦恩的靈魂從那個黑暗的深淵里拉回來。”

    “在那之后,是要用我們的手段復活你的丈夫,還是由你親自動手,在翡翠圣地的夢境中為他重塑軀體,那就是你們需要做出的選擇了...”

    聽到大領主如是的說法,大牧首茉雅娜頓時將那冰冷的吊墜死死的握在手中,她未曾想過,已經是數年過去,大領主還記得當年的約定,這樣一位真正的大佬親自出手,僅僅是這種行動,就讓她感受到了大領主的誠意,于是在幾次深呼吸之后,大牧首抬起頭,認真的看著泰瑞昂:

    “那么,大領主閣下,凋零者要為此付出什么呢?”

    “付出?不。”

    泰瑞昂打了個響指,一閃黑色的混雜著藍色光暈的死之界大門在他眼前洞開,在那死之界的寒風吹拂之下,大牧首飛快的后退了好幾步,那屬于死靈世界的力量也許對泰瑞昂是無害的,但對于她這樣的生者來說,簡直是滲入靈魂的寒冷。

    泰瑞昂灰白色的長發在靈界風暴中紛飛著,他回頭看著茉雅娜:

    “當初的約定就是你為我服務,我為你復活親人,現在你已經在為我服務了...所以剩下的這些,是我應該履行的承諾。”

    “但如果你真的感覺到良心不安,那么就替我轉告這一段時間很焦躁的安蘇...轉告給我的老朋友,我最近可能需要它為我做幾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說完,大領主的身影就邁進了眼前的世界裂痕中,茉雅娜似乎想起了什么,她上前一步,高聲問到:

    “大領主,關于復活魯克瑪的事情...”

    “這種小事,你們就自己決定吧!”

    泰瑞昂扔下了一句話,他的身影連同整個死之界的裂痕在這一刻驟然消散,在小幽靈尤娜得到了玩具熊努爾之后,這種可以在世界范圍內打開的裂痕,對于趕路和傳送來說,真的是太好用了...而且這裂痕要比艾澤拉斯任何一個傳送法術都更安全。

    在目送大領主離開之后,大牧首站在原地好幾分鐘,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然后走出這片偏僻的密林,她揚起手,一道綠色的光暈順著到處蔓生的藤蔓傳遞出去,不到10秒鐘,一頭騎在迅猛龍背后的林精衛士就飛快的出現在了大牧首眼前。

    對于專精自然親和的德魯伊來說,安戈洛環形山兇狠狂暴的迅猛龍大軍都是天然的盟友,甚至連那些強大到近乎無敵的魔暴龍,也能在充足的食物和自然能量以及德魯伊們專精的獸語的引誘下,作為凋零者的戰爭機器出場。

    說到底,它們也只是一群強大的野獸而已。

    “將這幾份指令傳遞給奧爾法閣下。”

    大牧首說了一句,那騎在迅猛龍上的林精衛士立刻點了點頭,從背后摸出一塊記錄水晶,遞給了大牧首。

    “立刻派出精銳的探索小隊,向群山北部探索,在自然之力的賜福下,我已經破解此地的奧秘,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尋找到對凋零者極其重要的上古之物...界門。”

    “立刻在整個大陸范圍內邀請對上古遺物最有研究的學者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讓環形山的三座水晶塔恢復運轉。”

    “以及向反蟲人戰線的指揮官們發出邀請,馬紹爾營地的建造已經進入尾聲,我們很歡迎自然的盟友和無畏的戰士進駐安戈洛環形山!另外,野豬人德魯伊和牛頭人德魯伊的招募速度要加快,由凋零者出面,在野豬人部落里征召足夠的戰士...關于這一條指令,我們已經得到了阿迦瑪甘大人的允許,因此無須擔憂,放手去做!”

    大牧首看了一眼手中的埃匹希斯水晶吊墜,她的聲音變得堅定了很多:

    “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了,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打開甲蟲之墻,進入其拉廢墟...”

    —————————————————————

    “嘀嘀嗒嘀嘀嘀嗒”

    同一時刻,在遙遠的德拉諾世界,在黑暗神殿的某個偏廳中,死亡領主伊瑞爾一邊哼著歌,搖著尾巴,一邊整理著自己的衣物,多爾南幾個丫頭在旁邊幫忙。

    伊瑞爾已經得到了調令,她將在最近幾天率軍前往德拉諾大陸,黯刃對人類帝國的懲戒戰爭已經進入尾聲,關于北風苔原的地形勘探也已經結束,下一階段的大戰馬上就要拉開序幕,閑了很久的伊瑞爾終于有事情要做了。

    “咦,這里怎么有個花環?”

    小蹄子多爾南從伊瑞爾那些稀奇古怪的收藏里拿起一個已經退色的,干癟的花環,放在手中翻來覆去的看著,這個花環顯然是伊瑞爾的心愛之物,哪怕在褪色之后,也被死亡領主小心翼翼的用寒冰封凍起來,不讓它凋零。

    多爾南搞怪的將那花環待在自己頭上,看上去還很漂亮。

    “這個呀,這個可是很有紀念意義的喲。”

    伊瑞爾從多爾南的腦袋上拿起花環,放在眼前看著,她帶著懷念的對多爾南說:

    “這是我出生的地方,安波里村的最初移民們留下的東西,距今已經200多年了,我的先輩們在影月谷建立了德萊尼人的第一座城市,據說這花環就是在城市建立的那天編制的,你瞧,上面還有字呢...”

    “哇哦!這么厲害的嗎?”

    多爾南興致勃勃的接過花環,放在眼前看著,果然,在那花環的木質骨架上,刻著一行微不可聞的字:

    “最苦難的歲月已經過去,美好的生活即將開始...愿你在圣光的天堂中安好,我們最想念的女兒...小尤娜...”

    “等等...尤娜?”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