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我真是個富二代 > 第520章 自己的生活不需要指手畫腳
    大富大貴過的人也就是見過世面,哪怕劫后余生,重新站起來還得靠拐杖,傅育林穿上西裝的姿態還是和錢富貴截然不同的。

    花白的頭發梳得很整齊,向后大背著,那種人上人的派頭油然而生。

    哪怕管著廚師小工一堆,錢富貴也不會有這種姿態。

    西裝筆挺,襯衫整潔,袖口不會有標簽,雪白的襯衫甚至挺標準的露出一二指寬,腳下的皮鞋沒因為不規則的落地就變形破損,說明他最近的生活條件也還不錯。

    可跌到人生低谷的那兩年,讓傅育林的神情卻跟這樣的外表有點格格不入,起碼在看見錢多多時候相當明顯的皺眉,不喜歡。

    要說錢多多還是兩年前那個穿著破舊的胖子那也就罷了,哪怕這會兒是臨時從產學研基地被叫回來,那也是穿著標準的黑灰色夾克跟休閑褲黑皮鞋,保持一個學創中心主任應有的官方樣子,雖然有點古板,但在二十出頭的年輕男生里面,已經算是很沉穩的穿著。

    保持健身的結果就是在同齡人里,錢多多也是挺拔硬朗的外形,臉頰早就有了輪廓,很符合孟桃夭要求的陽光俊朗外形,除了稍微黑點。

    還有就是最近一直在蓄發,想把頭上那好幾處傷痕給掩蓋了去。

    不管怎么看快步從校外跑回來的錢多多都是個有為青年的樣子,而且和孟桃夭會合以后,滿臉笑容的面對傅育林:“伯父好,我叫錢多多,是江大建筑學院大四學生,是孟桃夭的男朋友,希望您能放心的把她交給我,以后我會照顧好孟桃夭,讓她幸福。”

    傅育林笑笑,是嘴角牽起點訕笑的那種,搭配他有點衰老松弛的面部皮膚,有點嘲諷:“幸福不光是放在嘴邊說說,學生時候的感情是最盲目輕浮的,放到現實面前都不堪一擊,特別是你這種沒吃過社會苦頭的年輕人,還是不要一開始就把話說得這么滿。”

    錢多多也笑了,一點都沒氣惱憤怒,轉頭對孟桃夭笑:“這下我體會到我媽當初看不慣你時候的感覺了。”

    本來聽見父親開口,就想反駁的孟桃夭,被男朋友加力握住了手指,聽了他這話,自然也笑,忍俊不禁還有點傲嬌的哼。

    傅育林臉色一沉,看看餐廳外面抱著穗穗悠然自得的夫婦倆:“他們有什么資格看不慣你!你還好意思笑!”

    孟桃夭真是把一句你又有什么資格看不慣他都滑到嘴邊,卻被錢多多捏捏手又忍住。

    錢多多不生氣:“伯父,您的情況孟桃夭這一兩年都給我說過,那個衛生院我也去看過,還到溫泉度假村去考察過,起碼二十多年前您就能做出那么好的產業,的確非常了不起,但我有信心,未來我跟孟桃夭的事業,會青出于藍勝于藍,這也得感謝你們父輩給我們從小到大的教導。”

    孟桃夭又忍不住看男朋友,可能還是覺得狗日的對上父輩說話真是好聽,簡直要懷疑這家伙談戀愛時候的好話含金量了。

    傅育林見多識廣,才不會輕易就被糖衣炮彈擊落,臉上的譏諷都不掩飾了:“大難臨頭各自飛,你這時候就是圖我女兒長得漂亮,我也不認為你有多遠大的前程,最主要的是我更希望孟桃夭能夠跟隨我去大場面里面學習成長,而不是年紀輕輕的就在這樣男女感情當中浪費年華,這是最不值錢的東西!”

    不但沒得到一點祝福,還被親生父親這樣鄙視自己的愛情,特別是波折了這么兩年的愛情,孟桃夭表情都僵住了,欲哭無淚的看看父親,又轉頭看著外面那逗弄妹妹的和氣公公婆婆,陽光照在他們身上,應該是暖洋洋的讓人羨慕。

    錢多多沒臉皮的:“伯父,我們今年從春節前到現在,營地公司回款幾百萬,雖然沒賺到自己腰包,企業還算做得成功,我們家算是有點小錢,我也勉強算是個小富二代,所以我跟孟桃夭托父母的福,能一開始起步就跳過窮困潦倒的階段,以后也能衣食無憂,這點還是請伯父您能放心。”

    他都不惜自黑自己是個富二代了,傅育林卻冷笑下:“有點錢就覺得理直氣壯了?我怎么沒看出來你有錢,過年不是應該去給孟桃夭的家人拜訪上門嗎?我教你點規矩,她的外公外婆,兩條好煙、一箱好酒跟一盒冬蟲夏草是少不了的,給她媽買套進口護膚品少不了,四個舅舅、三個姨媽、兩個伯伯,一個小叔、兩個姑媽,每家一條好煙,兩瓶好酒,一箱牛奶,還有十多個親戚孩子,每人五百塊的壓歲錢準備好啊。”

    錢多多乍一聽有點吃驚,江州這地方真的一般都很少嫁女要彩禮,提親結婚之類的也很少跟賣女兒似的獅子大開口,但看著孟爸爸滿臉嘲諷的嫻熟報價,突然有點猜測,這……恐怕是他當年有錢的時候,對孟桃夭她媽媽那邊親戚朋友的做派吧,立刻覺得有點可憐,如果有錢到只有用撒錢來獲得別人的尊重,那就怪不得樹倒猢猻散,沒了錢也就沒了圍在身邊的感情。

    就像李易銘表現出來的那樣,也許他的家族考慮的都只有自己的利益,如何利益最大化的撈取好處,困難來臨的時候毫不猶豫的放棄那些員工和產業,這樣的心態如何能得到別人的真心擁戴呢。

    所以后面還是笑起來,很和氣的笑著點頭,心里飛快的心算下,也就幾萬塊錢嘛,就當是幫孟爸爸重新脫困以后,回到家鄉重新有面子:“好的,沒問……”

    剛才還默不作聲的孟桃夭忽然抬頭,語氣都有點冷了:“你以為我身上鑲了鉆么,還想賣個大價錢?早就不值錢了,喏,外面那就是我跟他生的女兒,一歲半了,現在我是未婚生子,你還想我分手以后帶著女兒當單親媽媽,再到你那些大場面里找工作?”

    錢多多一下沒捏住,竟然就讓這個湯云裳三番兩次幫孟桃夭編的謊話還是派上了用場,而且孟桃夭那冰涼的手反過來重重的掐住他虎口,不許錢多多插嘴,一起看見傅育林神情驚訝,難以置信的看著外面那小嬰兒,又看看自己女兒,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孟桃夭破罐子破摔:“錢多多以前說過,不喜歡就不要一起生活,現在我覺得這句話也能在我們之間用上,我依舊尊重您這個父親,但如果不喜歡錢多多,那大不了不在一起生活,說那么多有啥用,廢什么話呢,以后我會跟錢多多好好生活,也希望能有照顧您孝敬養老的機會,但對我們的生活指手劃腳那就不需要了。”

    曾經面對父親的指責還能保持溫柔耐心解釋,不知道為什么看見對錢多多這樣就受不了。

    不過傅育林再看錢多多的眼神,就是在看禽獸:“你……你怎么……”

    孟桃夭伸手把禽獸擋在身后:“爸,什么樣的父母就有什么樣的孩子,我媽生下我還不到十八歲呢,您給了我條件優越的童年生活,但沒有給我足夠正確的家庭教育,起碼在遇見錢多多之前,我就是個什么都不會的廢物,他支撐我度過最艱難的時候,現在我有用了,您卻嫌棄他這樣那樣,我不接受,我們會認真科學的把穗穗撫養長大,不讓她像我這樣走彎路,我也不會像我媽那樣做個壞榜樣。”

    傅育林又把目光放到外面的小嬰兒那里,孟桃夭寸步不讓的跟父親對視,硬是讓傅育林臉上那些冷嘲熱諷給慢慢褪去,可能在猜想女兒那艱難的兩年,他痛苦陰暗的兩三年,對女兒何嘗不是磨難。

    錢多多握住女朋友那發涼的手指,索性覺得這個解釋是最合理的:“伯父,希望不遠的未來我能正式的叫您一聲爸,但這個時候我們都在專注于自己的工作,就像您還想努力證明自己做點事業出來,我們也在發展提高的關鍵時刻,我有哪點不順眼的,就看在孟桃夭這么順眼的面子上,先暫時放放,我們相互了解,慢慢熟悉,如果十年八年都還看不順眼,那就索性不照面,行不?”

    孟桃夭聽了那句十年八年,反手就給錢多多手背一掐,表達她的歡喜。

    傅育林之前高高在上的氣勢,就被這么個小嬰兒給刺破,抓過靠在桌邊的拐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出去,錢多多連忙殷勤的起身去扶,孟桃夭飛快蹬他一腳,用眼神示意外面,趕緊去串詞呀!

    錢多多很有眼力的扶著老丈人,得忍住不笑出聲:“不是應該你先去抱著喂奶?”

    孟桃夭立刻表情有些按捺不住的臉耳根子都紅了。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