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法師提米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仇恨的過去
    明白男牧師圣光能量枯竭的泥巴出言寬慰道:“你只是在昨天那場戰役之中消耗了過多的圣光能量而已,你為了保護同伴而做出了犧牲,圣光是不會拋棄你的。”

    男牧師拿出一個圣契掛件握在手心,跪地祈禱道:“不!我聽到了圣光的聲音,他在斥責我,他對我很失望……我已經回不去了……”

    圣光會講話嗎?泥巴從來不這樣認為,她從來沒有去主動接近圣光而是圣光找到了她。

    但泥巴明白在陰影之中隱藏著許多邪惡的存在,她不忍心這名牧師走上歧途,繼續引導道:“既然圣光選擇了你就代表著對你的認可,如果你不自信了就代表著否定圣光,這才是不虔誠,你叫什么名字?”

    男牧師瑟瑟縮縮的說道:“比爾…比爾·巴金斯…”

    “比爾,你聽我說……”就在泥巴準備安慰這名即將墮入歧途的牧師的時候,她的腦海里閃過了一些塵封已久的畫面。

    在那間殘破的修道院里,那名體態臃腫的變態主教手里每天用來折磨其他修女的戒鞭,而戒鞭的尾部似乎也掛著一個圣契。

    當泥巴被主教追趕慌不擇路跑進主教的辦公室的時候,似乎畫面定格在那一瞬間,就在那一瞬間她看到了主教牌上的姓名。

    比爾·巴金斯

    “…比爾·巴金斯…”泥巴雙眼失焦陷入回憶當中喃喃自語。

    “女士,我該怎么辦?”比爾紅著眼睛說道。

    泥巴直楞楞的看著比爾,一直手抓住他的領主將他提起,平靜的說道:“你應該去死。”

    強大的暗影能量從泥巴身上爆發開來,而此時一股黃沙吹進了救助站的帳篷,在所有人為泥巴驚訝之前將他們的時間定格住,接著黃沙幻化為侏儒克羅米一個火箭頭槌將泥巴頂開擋在了比爾和泥巴身前。

    泥巴手中的暗影箭直接射向了克羅米,怒吼道:“蠢龍!你給我滾開!”

    克羅米用黃沙格擋住了暗影箭,對泥巴說道:“嘿!你現在要冷靜,如果你這么做肯定會對時間線造成干擾。”

    泥巴冷笑了一聲道:“本來我還怕冤枉了好人,你這么一說我反倒是更加確定了。”說完直接開始吟唱邪能法術混亂箭。

    泥巴開啟魔化狀態就代表著要動真格的了,而克羅尼僅僅打了一個響指,泥巴手中即將噴薄而出的邪能全部回到過去退了回去,這種感覺讓泥巴胸口一陣憋悶,跪倒在地上。

    克羅米飄到她身邊說道:“你別忘了我們是帶著任務來的。”

    “那是你的任務!”泥巴怒目而視道:“我之前已經幫你處理過一個爛攤子了,現在這些破事都與我無關,我今天一定要殺了這個人渣!你根本不清楚他對我所造成的傷害!”

    克羅米繼續攔在泥巴身前說道:“你過去所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們凡人總是不考慮因果關系,正因為他才造就了現在的你,如果你在過去將他抹殺,那現在的你將不復存在!”

    “那我剛好和他同歸于盡,這樣就能少死幾個可憐女子了!”泥巴不聽勸阻爬了起來直接朝著比爾繼續沖過去。

    “好煩啊啊啊啊啊!”克羅米抓了抓頭發,她現在也不知道為什么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雖然到目前為止她并沒有發現明顯的時間線改動,但克羅米依舊沒有尋找到泥巴所影藏在這里的因果關系,也就是說克羅米并沒有真正的掌握局勢。

    克羅米一揮手,卷起黃沙將暴怒的泥巴吞沒,而她苦惱的抓了抓頭發,在沙子上滾來滾去,最后坐起來說道:“不管了,先不要讓她影響時間線。”

    部落的營地位于灰谷,此時部落的各族戰士已經烏泱泱的集結在一起。他們很早就發現山頂上的綠色罩子起了變化,可將近一個小時過去了,他們依舊無法看清罩子里的情況。

    坐在戰狼上的德雷克塔爾問薩爾道:“大酋長,你覺得那個人類法師真的能突破軍團的防線嗎?”

    薩爾沉吟了一會說道:“到目前為止,她所作出的承諾都兌現了,我相信她。”

    而就在這時薩爾營地前的防護罩的藍色漣漪突然加深,接著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裂隙,透過裂隙可以看到里面燃燒的海加爾山和漫天飛舞的惡魔。

    本來一片沉寂的部落營地立刻喧囂起來,薩爾立刻騎著自己的座狼來到陣前說道:“部落的勇士們,我們的盟友已經幫助我們打開了大門,現在是時候找那些奴役我們的惡魔算舊賬了!”

    接著他舉起風暴之錘說道:“不久之前我們打破了身上的枷鎖,而今天,我們即將打破心靈上的枷鎖,為了部落!”說完帶頭朝空間裂隙沖去。

    “為了部落!”

    壓抑許久的部落戰士跟隨著自己的大酋長一起沖鋒,一時間人頭攢動部落紅色的旗幟迎風飄揚。

    薩爾第一個沖進海加爾山,他召喚元素之靈釋放閃電將敢于阻擋他的惡魔全部電成灰燼,接著指揮后面沖進來的部落戰士道:“先攻擊維持魔法陣的術士,為我們的盟友減輕壓力。”

    而此時在聯盟營地之中吉安娜身邊的還清醒的戰斗法師沒有幾個了,她艱難的對一旁的艾格文說道:“南邊的縫隙已經打開了,薩爾進去了。”

    一旁的艾格文也激動的說道:“很好,一旦出現一個突破口整個法陣就更加容易奔潰。”

    雖然艾格文話這么說但是燃燒軍團也不是傻子,而是繼續針對吉安娜做出更加強有力的反撲,而此時為數不多的戰斗法師基本上全部被吉安娜抽干了法力陷入昏迷,就在這最后時刻聯盟營地這邊的裂隙打開了。

    聯盟軍隊面對的主要敵人是天災軍團,矮人騎士率先騎著獅鷲沖了進去,而剩余士兵在矮人火炮的掩護下有條不紊的推進。

    雖然已經打開了兩個縫隙,但是吉安娜身邊已經再也沒有任何戰斗法師能幫到她了,艾格文在一旁勸說道:“已經打開了兩個縫隙了,不如就讓暗夜精靈的部隊從我們這邊走吧。”

    吉安娜搖了搖頭說道:“這樣效率太低了,我已經找到規律了,接下來我能行。”

    而此時泥巴被克羅米從之前的固定時間里扔了出來,直接甩在法陣周圍,被仇恨沖昏頭腦的泥巴起來就要想著復仇,但發現此時營地里的所有人都開始朝著裂隙進發。

    “我說那個小姑娘,你愣著干嘛啊,還不過來幫忙?”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