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我是袁術 > 第二百零六章 打瘋了的公孫瓚和袁紹
    絕境!

    被四面包夾成了夾心餅干的白馬義從現在面對的情況就是如此。

    前方戰車擋路,后方友軍逼近,兩側還不斷被袁軍士卒牽制,白馬義從現在真的是無路可逃、插翅難飛。

    審配面露瘋狂的看著嚴綱率領的白馬義從:“白馬義從,此處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千般算計、萬般苦心,就是為了這一擊必殺。

    袁紹微笑著看著被圍困在中央面露焦急的嚴綱,語氣平淡的自言自語道:“公孫伯珪,我贏了!”

    袁紹已經完全不在乎接下來的戰斗了,只要能消滅掉白馬義從,十萬大軍全部葬身于此袁紹都能接受。

    原本坐鎮后方、自信滿滿的公孫瓚現在再也不復之前云淡風輕的樣子,面色焦急的大喝道:“全軍聽令,給我沖!”

    說完直接帶頭向前沖去。白馬義從可是他的命根子,無論如何都不能有失。

    此時的公孫瓚對于自己的輕敵大意無比悔恨,只可惜世上沒有后悔藥,他注定要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價。

    “殺!”

    瘋狂的嘶吼著,張郃握著大刀就向白馬義從沖去。麾下的大戟士緊隨著自己的主將,同樣視死如歸的沖了上去。

    大戟士剛剛訓練出來,是袁紹麾下第一支頂級軍團,但第一次出戰卻上來就被白馬義從輕松的砍了個半殘,張郃心中充滿了羞愧和憤怒,一心想要和白馬義從拼命。

    “不要理會他們!跟我沖!”嚴綱看著前方逼近的戰車,心里焦急無比,怒吼道。隨意在右側找了一個方向就準備突圍。

    然而審配早已在周圍布置好了無數精銳的士卒,將這個兩側完全堵住。雖然抵抗不住白馬義從的突圍,但卻足以支撐到戰車的到來。

    在士卒的拼死阻擋之下,白馬義從終究還是沒有逃脫成功。高覽率領的戰車迎面就撞了上來。

    四匹大馬作為動力的戰車死死的頂住了白馬義從,使得這支大漢最強的輕騎兵徹底失去了機動力。

    失去機動力的騎兵意味著什么?砧板上的肉罷了!張郃帶著殘存的大戟士熟練的結陣沖了上去,輕松的將白馬義從中分割開來。

    顏良文丑率領著麾下的鐵騎在從兩側殺入,依仗著強大的沖擊力和龐大的數量狠狠的砍了兩刀。

    嚴綱雖說英勇,但沒了白馬義從也就是個普通的二流武將,直接被顏良一刀梟首。

    三千白馬義從在多方的圍剿之下不斷的被屠戮,損失慘重。風水輪流轉,大戟士之前的悲劇出現在了白馬義從的身上。

    除了數量不足三百的白馬義從殘部成功突出重圍,剩下的白馬義從全部被圍困在了戰場中。

    “沖!”公孫瓚徹底瘋狂了,完全不顧陣型配合之類,直接帶著麾下的親兵沖了上去。

    緊隨白馬義從之后的數萬鐵騎也想要前去救援,但卻被擺在路中的戰車死死擋住,根本無法突圍。

    等到公孫瓚趕到,戰場中的白馬義從已經死傷殆盡。

    “全軍聽令,給我殺!我要用袁紹的首級來祭奠我麾下的白馬義從!”

    發現自己已經來遲了,自己麾下的白馬義從已經死傷殆盡,公孫瓚怒吼道。帶著麾下全部的大軍,直接撲向袁紹。

    “主公,我們撤吧!”審配焦急道。

    剛剛為了消滅白馬義從,審配已經底牌盡出了。

    戰車這種缺陷極為明顯、已經被歷史淘汰了的老東西,在對方大意、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才能發揮出奇效。

    如今暴露出來、橫在戰場中央的戰車已經沒有了任何作用。而大戟士傷亡慘重,袁紹麾下的大軍也死了兩萬余。

    這個時候面對仍然擁有三萬鐵騎的公孫瓚,袁紹已經明顯處于劣勢了。就是好戰的審配都覺得應該撤退了。

    “正南,我們贏了,不是嗎?”

    看著瘋狂在戰場上屠殺著的公孫瓚,袁紹輕笑道。

    “我袁本初乃四世三公的袁氏子弟,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敗在公孫瓚的手上?現在的公孫瓚失去了白馬義從,不過是條喪家之犬罷了。若這都要退,我還有何顏面立足天下?”袁紹的語氣十分堅定。

    “全軍聽令,給我殺!”

    同樣的話從袁紹的口中道出,同樣瘋狂的表情出現在了袁紹的臉上。

    拔出腰間的長劍,袁紹率領著麾下的親兵營同樣向前沖去。

    界橋之前,袁紹和公孫瓚共計二十余萬大軍戰在成了一團,吶喊聲、倒地聲絡繹不絕,雙方都好像打瘋了一樣,完全忘記了疲憊,已經陷入狂暴之中,見了敵人就砍。

    “乖乖,真不愧是河北雙雄啊!”磐河之上,帶著大軍前來打醬油、看熱鬧的甘寧不住的贊嘆道。

    “緊趕慢趕,還是來遲了。不過還好,至少沒白來。”瞅了一眼身邊正在接受醫務兵治療、狼狽不堪的三百余白馬義從士卒,黃蓋道。

    “救下了三百余白馬義從。公覆,你說這次公孫瓚該怎么感謝我?”

    本來只是想湊個熱鬧的甘寧沒想到陰差陽錯救下了這三百白馬義從,說起來也真是幸運。

    這三百人一路被顏良率領著騎兵追到海邊,精疲力盡的他們基本上是無路可逃了。卻沒有想到剛好被路過的甘寧發現了。

    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甘寧果斷的湊了上去,想看看能不能撿點便宜,卻沒有想到抓上來條大魚。

    三百來個全部騎白馬的騎兵,就算甘寧是個傻子也知道這是誰的部隊。除了公孫瓚,誰有這種魄力?誰有這種強迫癥?

    而后面跟著的數千鐵騎自然不用說,是袁紹的士卒啦!

    看到“友軍”有危險,甘寧迅速上前支援。一波箭雨攔下了顏良的騎兵,隨后經過一番溝通,把這三百多個幸運兒接到了船上進行治療。

    看著這三百精銳,甘寧這個眼饞吶!只可惜,他們不是自己的,也永遠不會屬于自己!

    不過這三百人可不是白救的。為公孫瓚的白馬義從留下了一條生路,要是不能從公孫瓚那里敲出來兩萬的戰馬,甘寧就算白混了。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