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紅云大道 > 第九章我的弟子誰敢動
    看著瑤姬的兩個孩子馬上就要遭到毒手,在虛空之中隱藏的后土不解的對著紅云問道:“云,楊天佑與那個楊昭都是該死之人,他們就算是活著最后也會背叛道門,可是那個楊戩與楊嬋卻是不該死,我們要出手嗎?”

    紅云看了后土一眼,沒想到后土如此的修為,竟然也因此起了憐憫之心,搖了搖頭,可能是天下的女性都一樣,很容易感性吧!不過紅云卻是沒有打算出手。

    “那兩個孩子卻是命不該絕,不過不需要咱們動手,自然會有人前來搭救,我們只負責看戲就好了。”紅云對著旁邊的后土說道,并且掐指算了一下,然后一切便了然了。

    后土也是算了一番,果然這兩子都是命運渾厚之人,尤其是哪個男嬰,竟然是洪荒之中第一個人仙之體,若是修煉之后,定是快速無比,不用擔心根基不穩。

    “呵呵,看來那昊天的確不是做天帝的料,如此優秀資質的外甥竟然要打殺了。”后土卻是嘲笑了一番昊天。

    ..........................

    “天君還請住手,此子與我闡教有緣,貧道特來接引。”一個道人來到了楊戩與楊嬋的身旁,并且出手將那名天兵的攻擊給攔了下來,將那兩個孩子護在身后,緩緩的說道。

    “玉鼎真人快快救救我這兩個孩子。”瑤姬看到來人正是闡教的玉鼎真人,當即便是出聲叫道,她知道自己的哥哥最忌憚的便是諸天的圣人,對于圣人之徒,昊天也是不敢得罪。

    神天君看到是玉鼎真人前來,眉頭皺了一皺,如今事情到是有些棘手了,天帝已經吩咐要打殺了這幾個雜種,可是玉鼎真人他也知道,是原始天尊坐下的親傳弟子,不易得罪。

    “真人還是不要管這件事了,此乃天帝的旨意,還請真人不要讓本君為難。”神天君沉思了一下,最終還是不肯放過楊戩與楊嬋,畢竟他的上司是天帝,不是闡教。

    玉鼎真人眼中狠色一閃而過,這個神天君竟然不賣給他面子,難道不知道自己是闡教中人嗎?玉鼎真人的臉色頓時便是沉了下來,看著神天君,指向楊戩緩緩說道:“若是貧道要保下這個孩子呢?”

    玉鼎真人故意如此說,他已經給神天君留了面子,他只說保住楊戩,卻沒有說保住楊嬋,那意思便是你可以殺一個,但是要給我留下一個,否則大家都不好看。

    對于玉鼎真人的意思,神天君算是聽明白了,當即便陷入了沉思,他在衡量其中的利弊,畢竟得罪了闡教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人家可是圣人的弟子,自己雖然比玉鼎真人的修為高,但是卻得罪不起。

    瑤姬也是聽出了玉鼎真人的意思,頓時就著急了起來,難道還要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也死去嗎?若真是如此,拿自己還留在這個世上有什么意思。

    “真人請您保住我的兒女,瑤姬愿意做牛做馬。”瑤姬對著玉鼎真人懇求道。

    玉鼎真人卻是搖了搖頭,楊戩與他有緣,所以他才來的,若不然他又怎么會趟天帝家的這個渾水。

    “還是不妥,真人請讓開,否則不要怪本君不客氣了。”神天君仿佛油鹽不進,當即就是一招手,頓時一干銀槍出現在他的手中,指向玉鼎真人身后的楊戩。

    玉鼎真人還想要在說什么,他卻看到神天君根本不給他機會,直接便是提槍殺來,面對大羅金仙的神天君,玉鼎真人只知不敵,看了一下楊戩,暗道:“弟子沒了還可以再找,若是這神天君不知死活將自己殺了,那么就算是師尊滅了天庭為自己報仇,自己也都看不到了。”

    玉鼎真人連忙便閃到了一邊,神天君的銀槍此時神光匯聚,雖然殺兩個凡人的孩童不需要動用法力,但是神天君卻還是用了一絲法則,他要將楊戩與楊嬋一擊化為塵囂。

    “混沌初分吾出世,五行太極任搜求。?如今了卻生生理,不向三乘妙里游。”

    一道五色神光從遠方的天際飛來,瞬息之間便到了楊戩的身前,伸手輕輕的一彈,“錚”神天君連人帶槍都被震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大口的鮮血吐出。

    “貧道的弟子,昊天親自過來,都不敢碰一下,你敢動手?”來人正是孔宣,此時卻是看向那正吐著鮮血的神天君,很是平淡的反問道。

    在聽到那聲詩歌的時候,在場的眾人便都知道是誰來了,洪荒之中能說出這話的,也只有圣人之下第一人孔宣仙君。

    在看到自己兒子保住了,并且聽到高高在上的孔宣仙君說自己的兒子是他的弟子,頓時瑤姬心中激動萬分,這樣一來,就算是自己的哥哥親臨,也無法傷害自己這對兒女分毫。

    神天君也是震驚無比,他沒有想到這個看著只有三歲的兒童竟然是孔宣的弟子,強忍住體內的傷勢,神天君連忙在了起來,走到孔宣的面前,當即便是行禮。

    “拜見仙君,不知楊戩是仙君的弟子,下仙險些釀成滔天大禍,還請仙君降罪。”神天君可謂是恭恭敬敬,他現在那還在乎天帝的旨意,就算是天帝親臨,恐怕也不會再說殺楊戩的事情。

    玉鼎真人卻是臉色紅青轉換,這楊戩本是他的弟子,怎么成了孔宣的弟子,當即,玉鼎真人便站了出來,對著孔宣說道:“仙君這楊戩與貧道有師徒之緣,多謝仙君搭救我這弟子。”

    孔宣沒有搭理神天君,而是看向了玉鼎真人,沒有任何避諱的說道:“闡教還真是各個不要面皮,方才在場眾人都是看到你躲到了一邊,如今貧道救下了楊戩,你卻又來說是你弟子,可還要臉乎?”

    玉鼎真人頓時氣的臉色鐵青,沒有想到孔宣竟然絲毫不給他面子,還辱罵了整個闡教,真是大膽狂徒一個,不過玉鼎真人卻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哼。”玉鼎真人知曉再繼續待下去會更掉面皮,冷哼了一聲,轉身便飛走,消失在天際。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