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明王首輔 > 第427章 通風報信
    ﹄—﹃ 值得收藏的網絡小說閱讀網

    丁三兒終究還是傷重不治死掉了,唐經用被單草席把丁三兒的尸體包裹起來,打算拖到城北的泰山腳下掩埋掉,也算是盡了一場兄弟之義。

    如今石伯當和牟蠻都在薛冰馨手下的馬隊效力,而且均為統率十騎的什長,手中還算有點權力,兩人找來了一輛手推板車,載上了丁三兒的尸體,跟城北守軍的頭目打過招呼后,順利地出了泰安城。

    泰安城依山而建,從城北出了城門就是泰山腳了,有石梯可直通山頂。唐經三人出了城后,抬著丁三兒的尸體走了一段路,便在一處土壤肥厚的樹林子里挖了個坑,把丁三兒掩埋掉,又搬來石頭壘起一座簡單的墳塋。

    唐經以水代酒在墳前敬了三杯,說了些來世還做弟兄之類的場面話,簡單的落葬儀式便算完成了。

    三人坐在墳前的山石上休息時,牟蠻忽然問道:“大哥,你的傷現在騎馬沒問題吧?”

    唐經目光一閃道:“若只是騎馬不使力,自然是問題的,怎么了?是不是準備突圍了?”

    牟蠻點頭道:“應該是三天后的晚上突圍,具體命令還沒有下來,所以俺也不太清楚,到時俺給大哥弄匹馬,大家一起走。”

    唐經皺了皺眉道:“有把握嗎?城外可是有近三萬的明軍把守。”

    二當家石伯當壓低聲音道:“應該是有把握的,聽說濟南衛中有內應,到時會給咱們讓出一條道,而且還能拿到糧食和兵器補給。”

    唐經不由失聲道:“這怎么可能?除非濟南衛打算造反吧。”

    石伯當攤手道:“俺也不太相信,不過這消息是俺偶爾偷聽到孫才和丘富聊天時說的,估計應該不會有錯,話說白蓮教這些人還真是有點本事,都滲透到明軍內部去了。”

    唐經心中一動,孫才和丘富均是白蓮教中的骨干,乃實際掌權人物趙全的左臂右膀,既然是他們密聊時提到的,那應該錯不了。

    三人又閑聊了片刻,石伯當便站了起來拍拍屁股道:“冷死了,走吧,咱們回城去。”

    唐經搖了搖頭道:“你們還要點卯,先回吧,俺在這里多陪三兒一會。”

    石伯當和牟蠻聞言對視一眼,沒想到大哥竟然這么重情義,于是點頭道:“那我們先回了,大哥也別待大久,小心著涼了,你身上還有內傷。”

    唐經點了點頭,目送著石伯當和牟蠻走遠,又在墳前枯坐了半小時,面色變幻不定,最后站了起來往城西方向摸去。

    ……

    城南的明軍主帥大營,徐晉正在聽取錦衣衛探子探聽來的情報。

    話說自從派出錦衣衛監視鎮守太監羅祥的駐地后,錦衣衛每天都會把各種情報送回來,諸如羅公公頻繁地拜訪濟南官場上那幾位大員,濟南衛指使袁羿待在家中惴惴不安地侍奉“生病”的老父等等。

    “大人,你說奇不奇怪,濟南衛竟然把糧食兵器等補給物資運到柳埠鎮,那兒離這起碼也有五六十里路吧,到時如果要使用還得再運一次,還不如一次運到營地算了,方士珍那家伙真是蠢到家了!”金百戶面帶嘲諷地道。

    原來近日錦衣衛打探到一條消息,濟南衛正將補給物資源源不斷地運到柳埠鎮。

    徐晉皺了皺劍眉,大明的衛所軍隊打仗都是自運軍糧的,這并不奇怪,但是濟南衛不把糧食直接運到營地,而是存放在幾十里外的鎮上,這就有點反常了,莫不成還擔心城中的賊兵闖營突圍造成損失?

    “濟南衛一共運了多少糧食補給?”徐晉追問道。

    金百戶答道:“起碼也有七八千石吧,現在還在運送呢,恐怕要過萬石。”

    徐晉的劍眉皺得更加深了,一衛人馬即使是滿員也才5600人,而且,現在的衛所兵員絕大部份都不可能滿編,濟南衛運上萬石糧食補給,這足夠全衛人馬吃半年了吧,莫不成方士珍認為這座泰安城要圍半年才能拿下?

    正在此時,一名衛兵走了進來大聲稟報道:“大人,臨清衛勞指揮求見。”

    徐晉點頭道:“帶進來!”

    稍傾,臨清衛指揮使勞大興便進了帥帳,身后還跟著兩名親兵,這兩名親兵押著一名五花大綁的大漢。

    勞大舉向著徐晉拱手行禮道:“徐大人,屬下的人在營地附近抓到一名鬼鬼祟祟的家伙,疑似是城中反賊的探子,不過此人口口聲聲有重要機密告知大人,所以屬下便糾膽帶他來見大人。”

    徐晉意外地輕哦了一聲,目光落在被捆綁這名大漢身上,但見這家伙胡子拉渣的,盡管眼窩深陷,但從眼神便能瞧出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兇悍之輩。

    “你是何人,有何機密要告知本官?”徐晉不動聲色地問。

    唐經看著座上的英俊小青年,心中五味陳雜,就是這家伙派兵滅了自己的山寨,害得自己淪落到如今這地步,冷道:“某家隔馬山唐經,徐大人先屏退左右,某家再將機密告訴你!”

    徐晉心中一動,這家伙竟然是隔馬山的馬賊頭子唐經,看樣子今天是想爆大料了,于是便爽快地把帳內其他人屏退,只留下金百戶一人。

    “現在可以說了嗎?”徐晉從容地道。

    唐經瞥了一眼身上捆著的繩索,淡道:“先給俺松綁了!”

    徐晉向金百戶點了點頭,后者便上前替唐經松綁,不過徐晉也沒盲目大意,讓人把二舅子謝二劍叫來,如此便不怕唐經暴起發難了。

    “哎喲,這不是唐大當家嗎?真是山水有相逢啊!”謝二劍進帳后見到唐經,不由咦了一聲道。

    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唐經的內傷正是謝二劍打的,而且山寨被破也是謝二劍帶的路,所以此時唐經捏緊了雙拳,目光仇恨地盯著謝老二。

    謝二劍聳了聳肩,雙手抱著劍站到徐晉的身后,唐經那點功夫在他看來不值一哂。

    徐晉伸手道:“唐大當家,請!”

    唐經狠狠地剜了謝二劍一眼,大刺刺地在座位上坐下,淡道:“某家可以助你剿滅王堂和趙全,不過某家有條件!”

    徐晉其實早就猜到幾分唐經的來意,聞言微笑道:“識事務者為俊杰,說吧,唐大當家有什么條件?”

    唐經沉聲道:“赦免俺和手下的幾位弟兄,不再追究以往的罪責。”

    徐晉點頭道:“可以,只要你戴罪立功,協助官軍拿下泰安城,剿滅王堂趙全一伙,本官便承諾赦免爾等。”

    唐經直言道:“俺信不過你,除非是皇帝下旨。”

    徐晉蹙了蹙劍眉道:“本官是奉旨欽差,有便宜行事之權,赦免你們的權力還是有的,犯不著再讓皇上親自下旨,本官不僅可以承諾赦免,如果你能取來王堂趙全的首級,本官還能替你向皇上請功,封個一官半職也不是問題。”

    唐經不由眼前一亮,他當初之所以落草為寇,完全是因為不堪忍受苛刻馬政的剝削,沖動之下殺死了進村的稅吏。如果可以安穩的生活,誰愿意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過日子?

    “如果拿到王堂的人頭能封什么官?”唐經舔了舔嘴唇問道。

    徐晉微笑道:“一個百戶之職是跑不了。”

    唐經不由一陣心熱,赦免所有罪行,還能撈個百戶當當,確實十分誘人。

    唐經沉吟了片刻,猶豫道:“你真的可以作主?若只是忽悠,俺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金百戶怒道:“放屁,徐大人向來言出必行,一諾千金,用得著騙你這種賊豖?”

    徐晉擺手制止住金彪怒罵,正容道:“唐大當家若是信不過本官,本官也可以上奏,讓皇上親自下旨,但是一來一回恐怕得花上幾天時間。”

    唐經聞言躊躇了片刻,咬牙道:“這樣子怕是來不及了,也罷,某家便賭一把了,姑且相信你,先來點吃的吧,某家餓了!”

    徐晉微笑道:“唐大當家爽快,金百戶,讓人送壺好酒來。”

    很快便有人送來了一壺好酒,還有糕點和一只肥雞。唐經這段日子可餓壞了,見到酒肉那還忍得住,立即便海吃胡塞起來。徐晉也不著爭,平靜地等著唐經吃完。

    唐經很快就將食物全部掃光,一壺酒也全部進了肚子,這才心滿意足地一抹嘴道:“趙全打算三天后突圍,濟南衛中有內應,聽說還能拿到糧食和兵器補給……”

    半個時辰后,唐經離開了明軍大營,悄然地摸回泰安城北,然后叫門進城。

    “妹夫,你覺得唐經的話可信否?”唐經離開后,謝二劍忍不住問。

    徐晉點了點頭,如果沒有錦衣衛之前打探到的消息,徐晉自然不會盲目相信唐經的話,但如今唐經所講的正好與錦衣衛探聽到的消息吻合,所以徐晉信了。

    濟南衛中確有內鬼,運到柳埠鎮的糧食兵器估計就是給賊兵準備的,而且這件事十有八九和鎮守太監羅祥有關。

    嘿,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投。徐晉早就想收拾羅祥了,只是苦于沒有證據,這會羅公公跑不掉了吧。

    {老鐵請記住     }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