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修真小說 > 純陽第一掌教 > 第四百六十章 有請掌教入滅
    難怪純陽宮眾門人絞盡腦汁,也要哄騙劍君謝廣陵,將羽纖柔送出玉虛峰。

    難怪面臨這等惡戰,純陽三大親傳一個都沒有出動,卻派出一個僅僅只有化炁境界的六弟子羽纖柔。

    美名其曰“服侍掌教一應起居”、“熟知天香七十二閣內情,能為師尊提供方便”,實際上卻是前往南疆,搬來了這尊大神。

    羽纖柔幼年便是在天香總閣長大,她生就聰慧,玲瓏剔透,與雙姝七秀十三釵大多相識,與這位昭秀曲璃的關系更是極為要好。

    當初羽纖柔被劫,曲璃雖然已經回到苗疆,得信之后卻是怒發如狂,一口氣派出無數五仙教眾,將云、貴、川、桂、湘等地翻了個底朝天。幸好天香閣自身的情報系統也是強大無比,總算是找到了羽纖柔的線索,最終笙紫陌西進,與蕭千離聯手,于千鈞一發之際救下了羽纖柔。

    這一次九九之戰,純陽人人均知險惡無比,卻自知實力有限,無力在這種層次的爭斗中相助掌教,就算是最為勇悍的李承淵也做不得聲。正在眾弟子束手無策,羽纖柔慨然出列,聲稱要前去苗疆請來五毒教主。

    眾人頓時大喜,柳隨風心思細膩,特意喚來六師妹細細叮囑一番,這才與眾師弟師妹商議,將羽纖柔送出昆侖。

    羽纖柔趕到苗疆之時,曲璃已經雷霆般鎮壓了內亂,火令使容夏與木令使納蘭雙雙被打入萬毒宮鎮壓,真正的幕后主使右長老蒙正格則被左長老巫沙親手格斃。

    見到曲璃之后,羽纖柔原本已經想好了無數措辭,但是曲璃的反應卻讓她大吃一驚——得知她的來意之后,曲璃只是略一詫異,便笑嘻嘻的應諾下來,并取出多年不曾動用的神兵“朝云鳳”,布置了一干事務,與羽纖柔乘鷹趕來。

    “小柔,你這個掌教師尊越來越讓我看不懂了……”

    曲璃歪著頭向下看去,輕笑道:“九枚舍利子獻祭的大日騰霄,竟然被他一擊就散個干凈,這等功力,便是姐姐也不一定比得上呢!難怪每次提起純陽掌教,你這小妮子就臉紅得像是涂了胭脂一般。”

    被曲璃一打趣,羽纖柔頓時羞紅了俏臉,忸怩道:“曲姐姐說哪里話?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恩師待我如嫡親女兒一般,況且師尊他老人家的本領高絕,哪個徒弟不敬重有加?”

    “嗯?”曲璃水靈靈的大眼睛笑得彎成了月牙,上下看了羽纖柔幾眼,笑道,“是嗎?唉,那真是可惜了。天底下男人這么多,又有幾個適齡少年能比得過一代掌教?只不過人家到底是你的師父,輩分便是一大難題……唔,不如你叛出純陽宮,投身五仙教。你到底是我的妹妹,輩分上便沒有了差別……”

    見曲璃越說越不像話,羽纖柔的小臉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嗔道:“曲姐姐,哪有你這般說話?纖柔倘若叛出師門,怎么對得起師尊和師兄師姐?”

    見到羽纖柔發急,曲璃漂亮的大眼睛轉了轉,忽然拉近了巨鷹,輕笑著問道:“你這位師尊,究竟多大年齡?”

    “啊?”羽纖柔頓時一呆,認真想了一想,搖頭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不過四師姐說過陸師叔比她大兩歲,大約便是雙十出頭,想必師尊也大不了陸師叔許多罷!”

    “哦?”曲璃美眸中異彩閃動,“也就是說,你師父的年齡,只怕還不到二十五歲?”

    羽纖柔一時不知如何回答,遲疑了半晌,才點頭道:“我想……大致如此……”

    曲璃倒吸一口冷氣,半晌才徐徐吐了出來,嘆道:“當年大姐見我略有天賦,費盡心血傾力造就,又有無數天材地寶推動,這才得以二十二歲踏入先天境界,在江湖中已經算是極為罕見。回歸苗疆之后,借助五仙秘術才得以三華合一,帶來的副作用你也是親眼所見……想不到你這位師尊更為驚人,倘若傳揚出去,只怕江湖中又是一片腥風血雨!”

    羽纖柔聽不懂曲璃的話語,睜著一雙大眼睛,茫然的看著曲璃。

    曲璃又感嘆了一會兒,轉頭看著羽纖柔迷惑的神色,忍不住嫣然一笑,道:“好啦,你師父那么大的本事,想必也應付得來。只不過你以后闖蕩江湖,可要小心些才是,還不知道多少人會盯著你們身上的純陽功法呢!”

    此時的蕭千離,將身上殘破不堪的儒風道袍順手拋棄,換上一身嶄新的衣衫,背負純鈞劍,這才緩步踏上峰頂。

    踏上最后一段小路,一眼見到峰頂種植著三棵高聳入云的古松,樹下三位老僧或坐或臥,都睜著眼睛向自己看來。

    這三僧都是蓬頭垢面、衣衫襤褸,面頰深陷,瘦得全無肌肉,似乎是餓了幾年一般。東北角那僧黑臉黑膚,胡子拖得老長;西北角那僧面黃肌瘦,似乎是營養不良一般;正南方那位老僧則面色蒼白,相比而言顯得正常一些。

    見到蕭千離上峰,原本躺在地上的白面老僧慢慢坐直了身子,輕咳一聲,雙掌合十,緩緩道:“阿彌陀佛!蕭掌教請了,貧僧苦因!”

    那黃面老僧沙啞著聲音,沉聲道:“貧僧苦信!”

    黑面老僧長眉低垂,聲音似乎從極遠處傳來,淡淡的說道:“貧僧苦一!”

    蕭千離走到距離三顆古松數丈之遙便停了下來,稽首行了一禮,道:“見過三位大和尚!”

    三人凝神看去,只見這位青年道者渾身氣息內斂,似乎全無武功修為在身,看了幾眼,實在是看不穿蕭千離的深淺,苦因禪師輕嘆道:“玄門多才俊,今日得見蕭掌教,實是生平之幸。”

    蕭千離微微一笑,道:“本座也是首次得見外道苦行的高僧!敢問三位大和尚,離五欲故即為正道,以離行苦行卻又為何?”

    三位老僧不約而同地面露微笑,苦一老僧鼓掌大笑道:“難怪蕭掌教曾大言不慚,言及‘佛本是道’,如今瞧來,果真是妙解佛理之人。”

    苦信老僧呵呵笑道:“蕭掌教莫要瞧不起外道苦行,佛于悟道前苦行六年,非是菩薩宿業余報受此苦也,欲令眾生于一切惡業報中能生患心歸向菩薩。”

    苦因禪師也含笑道:“但為降伏諸外道故;又欲令諸眾生起精進故;一麻一麥為所食者,欲令身器得清凈故。由此因緣于六年中修諸苦行,而非余業所感報應。”

    三僧對視一眼,齊齊笑道:“是故外道苦行六年為一輪,間或正道苦行,故而棄舍苦樂行于中道。”

    蕭千離輕笑道:“何以為證?”

    三僧周身寶相莊嚴,有萬千佛光臨體,苦因吟道:“有琉璃熾盛!”周身無相琉璃明凈火猛然一張,有焚盡一切的莫大威勢。

    苦信長聲道:“有佛陀臨道!”剎那間瑞氣千條,霞光萬道,一尊尊佛陀虛影光明大放。

    苦一沉聲道:“有菩提天駕!”七寶池八凈水緩緩流淌,蓮花在身后朵朵綻放,花骨朵中,赫然有一顆顆舍利徐徐升起,化為金身菩提。

    三僧沉聲道:“菩提三陣在此,有請掌教入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