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網游小說 > 三國之王牌大領主 > 第329章 梟雄曹操
    “先生,孟德幸不辱命。”

    曹操遠遠看到陸遙出迎,朗聲大笑迎上前去,不等來到陸遙身前,遠遠的就翻身下馬,步行上前行禮拜見。

    陸遙淡淡一笑。

    曹操顯然將他送與的大禮看得極重。從函谷關到陳留,何止萬里之遙,還得花時間攻占陳留,就算有NPC特有的行軍加成,二十天內打個來回也相當不易。

    將曹操迎入關內,來到駐軍大營,陸遙剛一坐下,立刻就詢問曹操遠征陳留詳情。曹操也不隱瞞,詳盡講述了一遍。

    末了,他不堪回首道:“所幸陳留一地并不知曉某率軍是要奪城。若非如此,某豈能奪下陳留。”

    陸遙欣慰一笑。

    不得不承認曹操的確是一世梟雄,對敵人夠狠,對自己也夠狠。萬里跋涉,短短時間內突襲陳留得手,聽上去好似很簡單,實際上很難。

    首先就是行軍。萬里之遙,哪怕有行軍加成,曹操數萬兵馬也得一路緊趕慢趕。急行軍最考驗軍隊素質。不需要多說,當抵達陳留,數萬兵馬剩下一半就算是僥幸,僅剩萬余兵馬,甚至只剩數千兵馬也不是不可能。

    其次陳留是座大城。作為獻帝劉協曾經的封國,可想而知城防如何堅固,如何易守難攻。而曹操巧妙借助陳留守軍還來不及得知洛陽戰況,偷城得手,拿下了陳留,更是突顯曹操的智慧。

    “孟德兄辛苦,且休息幾日。”陸遙笑道:“本王自會安排妥當。”

    “有勞先生。”曹操忙起身謝過,而后隨小校前去休息。

    五日后,函谷關內旌旗林立,其中一面龍旗迎風飄揚,昭示著在函谷關呆了一個多月的獻帝即將離開。

    “皇兄,陳留甚遠,朕……”獻帝哭喪著小臉,拉著陸遙的大袖,一臉的緊張。

    他是個傀儡皇帝。在被董卓帶往長安之前,只有十常侍之亂時被張讓挾裹出宮才算是出了趟遠門。而現在需要跋涉萬里之遙前往陳留定居,說不緊張那是在騙人。

    “回圣上,臣已安排妥當。”曹操意氣風發的解釋,同時偷偷給陸遙投以一個感激的眼神。

    陸遙沒有騙他。這五天之內,陳留撤國為郡,他也被加封為陳留太守。現在見獻帝有退縮之意,哪里還不知道該怎么處理。

    “圣上,曹太守忠心體國,臣愿擔保。”陸遙又送了個順水人情,可把曹操感動得不行,就差沒當場斬雞頭,燒黃紙,結為異性兄弟。

    獻帝得到陸遙擔保,稍稍心安,這才在兩個小黃門的攙扶下上到了車駕。這時陸遙向曹操使了個眼色,后者頓時大喜,幾乎帶著顫音揚聲喝道:“圣上起駕。”

    這一聲當真聲震九霄。

    百萬大軍徐徐開拔。數百萬百姓緊隨其后,青壯充當民夫,押送糧草輜重。老弱婦孺則被安排到最后,由陸遙親自命趙云,黃忠以及張遼等三位一流名將率軍看護。

    這些百姓可都是世外桃源城急需的資源,他舍不得損失太多。

    這次遷徙可不比董卓強征全洛陽百姓遷往長安,更不比曹操日夜兼程趕回陳留奪城,日出開拔,日落扎營,午時更會休息一個時辰。除了路途遙遠,一路上風平浪靜。大軍所經之處,各城官員紛紛送來糧草以酬王師。

    整整兩個月后,隊伍抵達陳留。正如曹操所言,陳留城內城外已經準備好了迎接獻帝,到處張燈結彩,一派喜氣。

    曹操親自將獻帝迎進由太守府改建的行宮,又不辭辛勞的給隨行百官安排住處,忙得腳不沾地,卻至始至終一臉的笑容。

    夜幕降臨,曹操將陸遙迎進毗鄰行宮的太守府,設宴款待這位大恩人。

    迎獻帝入陳留,意義極大。一來他直接從小小一個議郎直升為陳留太守,一舉躋身實權諸侯之列。二來獻帝在手,就有足夠的資本在中原立足。

    “前次簡陋,怠慢了先生。今日先生定要不醉不歸。”曹操開懷大笑,抬手一拍。

    聲樂響起,一隊舞姬翩然而至。顯然曹操是特意挑選過,這些舞姬各個貌美如花,正值青春年華,讓人目不暇接。倒是讓陸遙覺得好奇,曹操這個熟(ren)女(qi)控居然換口味了。

    欣賞了下舞姬的表演,陸遙將目光掃向曹操特意帶來作陪的人。坦白的說經過了現代社會光怪陸離的熏陶,這類古代舞蹈并不合他的口味。倒是曹操短時間內就有這么多屬下,讓他倍加感慨。

    NPC與玩家不同。

    玩家被NPC視為異人。尤其是有點地位的NPC都瞧不起玩家。因此玩家想要招募到有名有姓的人才,很難。相較之下,NPPC就容易多了。就比如說曹操。

    但凡表現出來擁有潛力,各種人才就像飛蛾撲火般紛至沓來。曹操得到他送出的這份大禮,只需要隱約透露點口風,就能聲名大噪。顯然曹操的想法跟他想的一樣,迅速拉起了一大票支持者,奠定了實力諸侯的地位。

    忽然間,陸遙察覺到一抹含有恨意的目光,不禁大奇。定睛一看,卻是對面位席居于前列的一個年輕人,病怏怏的,跟個病癆鬼似的,眼中卻滿是濃濃的恨意,好似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孟德兄,這位是?”陸遙突然出聲,打斷了舞姬的表演。

    曹操也不生氣,揮退舞姬,起身走下席來,來到那個年輕人面前,喜孜孜的介紹道:“這位是河東衛家嫡子衛仲道,乃孝武衛皇后之后人,才學過人,當世難得的大才。”

    陸遙恍然。

    孝武衛皇后就是漢武帝第二任皇后衛子夫。這不是重點,重點也不是四大商家之一的河東衛家,而是衛仲道這個名字。歷史上就是這個病癆鬼為蔡琰開啟了不幸之旅。

    歷史上蔡琰嫁給了衛仲道,結果這貨早早病死,沒給蔡琰留下之女。衛家就各種不順眼。于是蔡琰不得不回娘家。隨后董卓亂國,匈奴左賢王趁機南下,劫走了她,最后在漠北生活了十二年,還給左賢王生了倆兒子。

    直到曹操羽翼豐滿,這才將她贖回來,配與董祀。結果董祀作死,被叛了死罪。她又不得不向曹操求情。史載“蓬首徒行,叩頭請罪,音辭清辯,旨甚酸哀,眾皆為改容”。這才讓董祀逃過一劫。

    歸根究底,如果不是這個短命鬼,歷史上的蔡琰也不會如此不幸。

    “本王不想見他。”陸遙淡淡一笑。

    曹操愕然。衛仲道更是又驚又怒。在座賓客無不瞠目結舌。

    “本王不想見他。”陸遙指了指衛仲道,語氣森然。

    “來人,送衛公子回去。”曹操終究是一世梟雄,立刻就把衛仲道給拋棄了,全然不理會奪下陳留,衛家出了大力,各種給錢給糧。

    沒給衛仲道半點機會,夏侯惇兄弟親自將衛仲道拖了出去,態度相當明確,絕不惹怒陸遙。

    “先生請。”曹操仿佛沒事人似的回到席上,舉杯請酒。他是不敢繼續介紹其他賓客了。天曉得又會有誰與陸遙有什么私仇。

    陸遙含笑舉杯,正要飲酒,廳外忽然傳來一陣嘈雜,隱約飄來幾聲叫罵。

    “朱崖王出來……”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