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明末好女婿 > 第369章 人生如戲
    每逢三六九日的早朝,是陳越最煩的日子,因為他要早早的天不亮就要起來,換好蟒袍玉帶,前往皇宮。

    崇禎勤政一如既往,朝中大小事情都要當朝處理,偏偏各種事情大多于陳越無關。他現在只是平南軍的統帥,雖有江北總督的職位,卻還未履新。

    南京的朝堂,氣氛相比北京好了許多,最起碼沒有了那么多的爭吵。滿朝君子大都勇于任事,而且不知到出于什么原因,崇禎在任命了六科給事中以后,并沒有任命太多御史,十三道的御史大部分空缺,導致了都察院大毛小貓兩三只。沒有了那么多的御史言官,扯皮的事情頓時少了很多。

    史可法和路振飛都是勇于任事的,錢謙益雖然喜歡爭權奪利,可做事也絲毫不差,再加上朝廷新立,矛盾還未激發,所以除了涉及到審理叛逆的事情,朝堂還算和諧。

    最近朝廷的事情頗多,北方滿韃和闖賊的戰爭已經分出了勝負,闖賊退往了陜西,把河北京畿拱手讓個了滿韃。

    在四川,張獻忠的賊軍高歌猛進,成都已經陷落,蜀中大片的土地落入了獻賊之手,據報獻賊在成都登基稱帝,建偽國號“大西”。四川的地方官員數次往南京上奏,請求發兵圍剿獻賊。

    經過朝廷商議,下旨讓湖廣巡撫何騰蛟和平賊將軍左良玉共同發兵入四川剿匪。

    可是何騰蛟手中兵力有限,左良玉雖然坐擁二十萬大軍,可這廝一向跋扈慣了,肯不肯聽從朝廷的命令還是兩說。

    好在此次查抄勛貴抄了近千萬兩的金銀,現在國庫到時殷實,崇禎便下令給左良玉撥付軍餉五十萬,令其派兵沿江西上。

    各項事務一件件的處理,最好快要散朝時,突然有御史上前,彈劾平南侯陳越,這才讓陳越打起精神來仔細聆聽。

    “臣刑科給事中沈宸荃,彈劾平南侯陳越,流連青樓為霸占花魁歌姬毆打士子!”

    這名叫沈宸荃的御史跪倒在階前,雙手奉上了彈劾的奏章。

    大太監韓贊周從他手里接過奏章,恭敬的遞到了崇禎面前。

    崇禎惡狠狠的瞪了陳越一眼,小子,你等著!一想到這廝惦記著自己的寶貝女兒,還敢去青樓那種地方,崇禎就覺得氣不打一出來,殺了陳越的心都有!

    沈宸荃把陳越那日的行為說了一遍,重點講了陳越派人毆打方名夏一事,導致生員方名夏重傷不起。

    “平南侯以侯爵之尊,卻做出有辱大臣體統之事,還請陛下依律嚴懲!”沈宸荃最后道。

    “平南侯,你可知罪?”崇禎放下奏折,冷冷的問道。

    陳越從班中走了出來,昂然道:“這純屬污蔑,臣清清白白從未做過那樣的事情!什么媚香樓,臣連它在哪里都不知道!”

    “平南侯,那日你和撫寧侯一起去了媚香樓,為了那花魁寇白門的梳攏權,親自動手毆打了生員方名夏,這件事證人很多,難道你敢不認賬?”

    沈宸荃指著陳越怒道。

    “你是什么東西,敢質問本侯!”陳越也怒了,“本侯是受撫寧侯的邀約赴宴,哪又如何?什么方名夏方名秋,本侯揍了你又能怎樣?”

    “你,你,你,猖狂!”沈宸荃指著陳越,氣的簡直說不出話來,按照大明的慣例,再大的官員哪怕是當朝首輔,遇到御史彈劾時也都會主動請辭,哪有態度這么囂張的?

    “咳咳,”隨著一聲咳嗽,次輔路振飛走上前來,“啟奏陛下,平南侯和生員發生爭執不過是一件小事,似乎沒必要鬧到朝堂來。”

    在路振飛看來,陳越打了一個生員也不過是一件小事,去青樓也算不得什么,這種事情弄到朝堂來實在有失體統,也浪費大家的寶貴時間。

    “次輔大人,這豈能是小事?”沈宸荃怒道,“平南侯以侯爵之尊飛揚跋扈不修似德毆打生員,若不處置他日焉知不會草菅人命荼毒生靈?”

    “娘的,你敢咒我!”陳越大怒,提起拳頭逼了過去,“老子就讓你嘗嘗什么叫草菅人命!”

    “夠了!”崇禎提起鎮紙使勁拍在龍案上,發出一聲巨響,“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如此撒野!來人,把他給我叉出去!”

    兩個御前侍衛走上前來,不由分說拉住陳越胳膊,往殿外拖去。

    “陛下,你不能這樣對我,我為大明流過血,我為陛下您受過傷......”陳越掙扎著,被越拖越遠。

    王寅一捂臉,羞愧的無地自容,侯爺這表演可真拙劣啊!

    “行了,行了,都到了殿外了,快放開老子。”陳越不耐煩的說道。

    兩個侍衛連忙松開了他的胳膊,笑著上前幫陳越撫平弄皺的蟒袍。

    “你們兩個小子,在宮里當御前侍衛怎么樣啊?”陳越站在階下,笑呵呵的問道。

    “回侯爺,輕松倒是挺輕松,也很威風。可就是有些無聊。”一個侍衛笑道。

    “侯爺,我還是想回到咱們平南軍中,還是戰場上廝殺起來爽快。”另一個侍衛也道。

    “你們兩個小子啊,真是有福不知道享!”陳越笑罵道。

    陳越在朝堂上的囂張激起了官員們的義憤,戶科給事中熊汝霖出班彈劾陳越誣良為逆,以抓捕叛逆為借口隨意抓捕士紳,構陷罪名霸占別人家產。

    御史喬可聘彈劾陳越,霸占為魏國公府為私有,貪污查抄的銀兩店鋪。

    一時間群情激奮,滿朝都在彈劾陳越之中。

    次輔路振飛想為陳越辯解,也不知該如何出口,首輔史可法則三緘其口,默默無言,因為好些彈劾陳越的御史都是他的黨羽。

    最后,錢謙益站了出來,言道,陳越雖然有錯,但其功勞也大,再加上國朝正是用人之時,陳越這樣的良將不可輕易處罰,可以功過相抵,令其擇日離開南京,去揚州上任。

    戶部侍郎王寅出班道,陳越立下如此大功,卻因小錯而責罰之,恐傷功臣之心。于是經過商議,決定拿出查抄的勛貴的土地,賞賜給立功的將士,并把魏國公府賜予陳越,改為平南侯府,以示嘉獎功臣之心。平南軍中一應立功的將士均有重賞,按照功勞升官賞銀,至于陳越不再升其爵位,以平南侯的爵位任江北總督。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