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小皇叔 > 54.長公主睡得早,可是起得晚
    .x^8^1`z^m.còм 無廣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暮色,瑰霞如火。

    波光粼粼的海面,遠離沙灘的近海之處,麻雀團子號連同數艘依然完好的戰艦拋錨在水中。

    海鷗巡回,炊煙裊裊,與遠處的戰艦殘骸們相比,這里安寧無比。

    一個收拾干凈的房間里。

    夏御睫毛動了動,然后睜開了眼,看到了蒼白的屋頂。

    這位現任黑天子幽幽轉醒過來,他只覺四肢沉重,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虛弱,以及疲憊。

    只是沒了頭疼。

    夏御再感受了下,腦海里日夜咆哮詛咒的惡靈沒有了。

    再顫顫著抬手。

    皮膚下,無時無刻不呈現出的黑斑也完全消退了。

    他運力側頭,看著床邊涂著朱漆的桌側,微微反光里映照出一張清瘦的臉龐。

    門外侍女聽聞動靜,便是急忙進來,驚道:“您醒過來了?”

    夏御虛弱的笑笑,他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很快,神武王便是帶著煮好的熱騰騰的米粥進來了,坐在床邊。

    “叔...”

    夏御想要起身問好嗎,卻被夏廣輕輕按了下來。

    神武王墊高了枕頭,扶著他稍稍坐起了些,然后開始喂著這位侄子喝粥。

    “看起來好多了嘛...叔叔就和你說,沒事出來走走就好了。

    你想想你之前,把自己關在黑屋子里,自閉當然會出心理問題。

    現在好多了吧?”

    夏御心中無語。

    這不是自閉的問題吧?

    神武王繼續勸導著這位侄兒,“所以做人要開心一點,樂觀一點,不要總是一個人悶在屋子里,這陰影皇庭確實有些不妥,這次等我回去了,便是好好勸勸皇帝,廢了這個制度。”

    見到夏御要開口。

    神武王像是喂小孩兒一般,又是一調羹米粥送入他口中,然后道:“扶桑已經淪為鬼國了,這仗不打也罷,明日一早,你就和白棄搭個伴,一起回大周,然后好好休養。”

    夏御感受著自己的力量,似乎是隨著妖刀的剝離而減退了不少,但是他卻也因此恢復了清明。

    可謂有得必有失。

    只是,他想起今日清晨,那搭著涼拖的長公主,是她拿走了自己的妖刀吧。

    他想親口說聲謝謝。

    很快,一碗白粥下肚,夏御覺得舒服了些,便是問:“長公主呢?”

    夏廣想著自己出門時夏潔潔的模樣。

    皇姐抱著刀縮在床上,對他說:“如果夏御要見我,就說我睡了...對了,晚飯幫我拿房間里來,外面冷。”

    她搶了晚輩的武器,怪不好意思的。

    夏廣看了一眼那把妖刀,知道皇姐喜歡這個東西,便是微笑著將之前酒吞童子的那把血紅的長刀也丟了過去,“這刀叫白燭,皇姐應該也會喜歡。”

    夏潔潔接過刀,慵懶性感的身軀開心的扭了扭。

    真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就喜歡收集妖刀了呢。

    也許是因為這是最長久的陪伴吧。

    雖然這些刀沒什么用處,但是拿著就是安心。

    皇姐舒了口氣。

    回憶切回,神武王看著面前的侄兒,“你就好好休息吧,長公主...她睡的早...”

    “那明早離別前,侄兒想見一見長公主。”

    夏御一定要親口向那偉大的黑天子道謝。

    神武王咳嗽了一聲,繼續道:“她雖然睡的早,但是起的也晚...”

    “那...侄兒能不能等到她醒來。”

    神武王搖搖頭:“恐怕不能,明早回歸大周的戰艦就需要啟航了,你必須跟上隊伍。”

    ...

    一夜繁星。

    月色如水。

    只是遠處的沙灘卻是籠罩在滲人的霧氣里,時不時傳來幾聲可怖的雜音。

    令人如在噩夢里。

    次日,黎明。

    兩艘戰艦,相鄰的船舷邊。

    神武王與此番東征的白棄相視而立。

    “王爺,您不走?”

    白棄呆住了。

    “總要有人為了這個國家付出吧?

    力量大的就要貢獻多一點,力量小的就要量力而為,我為當今天子皇叔,又為神武王,此時我若不留在扶桑查探清楚,怎么對的起大周?”

    神武王溫和的笑著,“白元帥,走吧,讓皇帝早做準備。”

    白棄面色變了幾變,知道面前之人不是能勸的回來的。

    而且,神武王強大無比...

    他終于長嘆一聲,恭聲說了句:“王爺保重。”

    轉身走了幾步,他忽的停下身子,運起全身力氣,向著大周殘存的官兵吼道:“向神武王敬禮!!”

    啪啪啪...

    無數立正的聲音。

    數十艘戰艦之上,殘存的四千多士兵同時敬禮。

    夏廣溫和的笑著。

    人類,真有意思。

    麻雀團子號上的侍女也隨著戰艦走了,茉莉走了。

    重傷需養的扶桑幸存的相田也走了,這位忠誠的忍者深深知道櫻子已經不是人類,也無需他的效忠,甚至不想見他。

    這位巨型的胖子便是決定去往大周,將扶桑的武術發揚下去,如此...也不愧對天圣臨終之托。

    血魔也走了,夏廣吩咐這位親兵回了大周之后注意踏踏實實做人,勤勤懇懇做好一名大周士兵的工作。

    血魔欣然答應。

    這些日子,他深深的感受到了一個普通人的快樂。

    也許,這是一種高端的修道方式?

    大哥是在教導自己。

    既然如此,自己一定不能辜負大哥的苦心,在一個平凡的崗位上發揮自己的光和熱,做好一個稱職的、讓人挑不出毛病的大周小兵。

    幾炷香時間后。

    扶桑西海近海,只剩下麻雀團子號,和毀壞了的數百艘戰艦。

    惡鬼昨日廝殺的痕跡,都還在。

    船壁的爪痕,桅桿的毀壞,比比皆是。

    麻雀團子號的夕陽里,大叔模樣的神武王微笑著坐在船頭釣著魚。

    可見他是真的愛釣魚,并不是釣給別人看的。

    永遠穿著粉色和服的櫻子垂手,站在夏風里,森然的黑發沒有任何吹動,陰沉的劉海下,一雙深邃的眼睛如同深淵。

    皇姐抱著兩把妖刀,裹著一件夏廣的寬松外衣,便是搭著涼拖跑了出來,看著早已成了黑點的戰艦,突然爆發了:“喂,夏廣,我也要回大周,你怎么不問我回不回去呀!”

    夏廣不動聲色。

    皇姐身體里融合了原型會的貓。

    這貓的境界,他是明白的,非常強大,完全不是玉境可比。

    但是,貓若是進入了某個宇宙,卻也需要遵從那一方宇宙之中的規則,按照那法則設定的力量體系來提高。

    在夢境里,她卻是永恒,估計普通天道去了,都拿她沒辦法。

    她就是夢境里的永恒。

    是夢境長河的原住民。

    簡單來說,夢境長河這些屬于中立地帶,而各方宇宙,則是各個天道所設置出來的棋盤。

    所有存在,除非能夠比天道強上許多,否則必須遵循那一方宇宙里的規矩。

    這就是原型會的另四位,需要利用“血霧”,“苦海”在吞并這個宇宙,而不是直接出手去試圖重創天道的原因。

    皇姐有著這樣的一重身份,自然不可以離開。

    而且,夏廣也不希望皇姐隨著歲月老去。

    所以,他要推著夏潔潔變強。

    固然他也想過去威脅某個大能,直接掏出長生不老藥喂給皇姐,但這是無因深淵的那個怪物所為,而不是作為人類的他所為。

    夏廣不想這樣。

    身后還響著夏潔潔的吼叫:“連個侍女都沒了,廚子也沒了,怎么活呀!”

    神武王溫和一笑,側身,露出有些胡渣的半邊臉龐:“沒事,今天我釣了魚...真是有些想念皇姐你燒烤的手藝了呢。”

    老鐵先定個小目標^記住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