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最強帝師 > 第659章 帝兵戰神王
    “血神教,就是那個曾經威震九界,橫掃九天十地,殺的各大禁區抬不起頭來的血神教嗎?”一些知道內情的人一臉駭然,嘴唇哆嗦著說道。

    血神教,在萬古前曾經橫行于世,君臨九界,曾經無人敢與其櫻鋒,凡是被血神教盯上的沒有一個好下場。

    可以說,血神教的威名是生生殺出來的,比之其他的帝道傳承都讓人忌憚。

    雖然都是帝道傳承,但是血神教的名號比之其他帝道傳承更能震懾人。

    在萬古前,血神教肅清九界,不緊對敵人辣手無情,對于那些鬧事生非之人更是不心慈手軟,曾經一度讓無數人驚懼,提他們而色變。

    所以當尹空梵自報家門以后,造成的轟動比之明依然他們還要巨大。

    “你們發沒發現他們都是人界帝道傳承?”

    有心的人立馬發覺了其中的關鍵,將其點了出來。

    “不錯,怎么會全都是人界傳承?”

    “按理說九界通道關閉,很難有人跨界,怎么會出現這么多人界之人?”一些大人物互相對視一眼,都發覺出其中的蹊蹺。

    一群人一臉震撼的望著這一行人,全都石化了。

    “這是要搞事情啊!”

    “人界帝道傳承和靈界帝道傳承會不會開戰,我的天,我的心怎么感覺都要跳出來了?”有年輕人捂住心臟,一臉駭然的說道。

    “你這么一說還真是?”眾人聽到年輕人的話全都反應過來,瞬時間全都變色。

    “這?”飄渺宮男子也被震懾住了,目露猶豫之色,轉頭向人群中的神王老祖看去。

    “如此多的帝道傳承,好大的名頭!”飄渺宮人群中的老人緩緩的站了起來,慢吞吞的向外走來。

    衣袍隨風而動,每一步落下,都有一種天然的道韻,仿佛他的每一步都與天地遙相呼應,每個人的心臟都不由的隨著老人的大腳而跳動。

    瞬時間,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的心跳變得緩慢,血液流動緩慢,整個人呼吸困難。

    老人并沒有露出恐怖的威壓,而就是這樣隨意的一走,卻讓無數人變色。

    “別人怕,我飄渺宮可不怕,人界帝道傳承如果要來靈界對我飄渺宮開戰,那也要問我空征答不答應!”老人一臉酌定的開口說道。

    “空征,他是空征?”洛書天闕一個人猛然站了起來,失聲驚呼道。

    “空征是誰?”眾人很是迷惘的問道,唯有一些大人物臉色變得極度駭然,凝重。

    “空征神王,可是三萬年前的絕世天驕!”

    “傳說他天資過人,是幾萬年少有的帝姿人物,有希望問鼎帝位。”

    “就連老一輩的一些神王都不敢與其櫻鋒。”

    “曾經空征神王赤手憾帝兵,戰力驚世,讓無數人忌憚。”

    “天吶,赤手憾帝兵,這是真的嗎?”眾人聽到此話無不大驚失色。

    帝兵,那可是九界最強者的兵器,其威恐怖,殺伐無情,威力驚世,竟然有人能夠赤手硬撼,整個九界恐怕也找不出幾人。

    “少年大帝也不過如此啊!”所有人都一臉震驚。

    帝兵的威力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不可抗衡的,動輒就能打沉一域,甚至激活的帝兵發出最強一擊足以打穿天地,撼動萬古諸天。

    “沒想到他還活著,竟然還出世了!”幾個知道空征神王往事之人都是一臉凝重,沉聲說道。

    “一尊神王有什么了不起,還用我們宗門出手吧,真拿自己當盤菜!”穆羽一臉不以為意的說道。

    “小丫頭,牙尖嘴利,這個毛病可不好,我就替你的長輩好好管教管教你!”空征神王眼波一掃,一股無形的威壓壓向穆羽,頓時讓她臉色煞白,整個人感覺天旋地轉,仿佛整個人都要被這股強大的威壓碾碎成粉一般。

    “我的人還不容一個老不死的來教訓!”虛空中,陸塵踏空而立,白衣臨身,迎風而動,發絲飛揚,宛若一尊嫡仙在世,飄逸靈動。

    只見他微微一彈指,穆羽周身空間一震,頓時被隔絕,咫尺天涯,無論多強的威壓,再也無法對她造成傷害。

    “嗯?”空征神王雙目閃過一道奇光,猛然抬頭向陸塵看去。

    “老家伙,欺負我的人,你問過我了嗎!”陸塵神情冷峻,冷聲說道。

    “有意思,小小的皇境竟然能從我的威壓中救人,沖你這一手,讓本尊高看一眼!”空征神王頗為意外,帶著一絲贊賞。

    “小家伙,不如這樣,你加入我飄渺宮,我收你為親傳弟子,如何?”正當眾人以為空征神王要發怒的時候,他開口說道。

    “我沒聽錯吧?”眾人掏了掏耳朵,一臉懵逼的看著空征神王。

    “有沒有搞錯?”周圍無數人都一臉不置信。

    這轉變也太快了。

    “收我為徒,就憑你?”陸塵仿佛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

    竟然有人要收他為徒,要知道他可是系統主人,現在他還不算,就是之前的歷任系統主人,哪一任基本上都培養出過大帝。

    說句不好聽的,即使九天之上的諸神都沒資格收他為徒,更不要說區區一個神王。

    “看來你是不同意?”空征神王雙眼一瞇,冷冷的說道。

    “憑你還不配!”陸塵搖搖頭。

    “好好好!”空征神王目光一厲,冷笑三聲。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怪我辣手斬天驕了!”空征神王猛然出手。

    “轟!”

    一只大手遮天而來,碾碎蒼穹,所過之處,虛空宛若紙糊的一般,磅礴的神力鎮殺而下,法則秩序轟鳴。

    “哼!”陸塵冷冷一笑,身體一陣,血色滔天,瞬間淹沒天地,眉心打開,世界樹搖曳,無限生命力灌注他的身體,讓他的血色越來越盛,在天空化為一方巨大的血海。

    “嗡!”

    一聲爭鳴,一枚閃爍著銀燦燦光芒的古印被陸塵祭了出來,剎那間,帝威沖天,直入天穹深處,撕裂星空,令整個天地都顫抖不已。

    “帝威?”

    頓時所有人都臉色煞白,打了一個哆嗦。

    帝威之下,即使神王也要變色,圣人也是一臉駭然,實力弱小的一些人更是兩腿一軟,直接癱倒在地。

    緊緊是一瞬間,整個丹藥道場癱軟一地,全都是一臉驚恐之色。

    “是帝兵!”

    有眼尖的人立馬發現陸塵所祭出的兵器是什么。

    “寒松古印?”看到天空中懸浮的兵器,諸多帝道傳承之人紛紛站了起來,驚呼道。

    “寒松古國的帝兵,寒松古印!”

    “為什么會出現,不是它已經失蹤萬古了嗎?”

    在場的所有人都臉色大變,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要知道,寒松古國之所以沒落,就是因為帝兵丟失,在加上門下不爭氣。

    但是如果有帝兵在,那就沒人敢肆無忌憚的欺負寒松古國,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一件帝兵,還是讓人恐懼的,即使神王面對,也要畏懼三分。

    “轟!”

    古印橫空,帝威鎮世,緊緊溢出一縷氣機,當場就將空征神王的攻擊化為無形。

    “帝兵,你怎么會有帝兵?”空征神王目光一凝,一臉凝重的說道。

    “他是我寒松古國的少祖,他不掌持帝兵誰來掌持!”紫寰圣主開口說道。

    “少祖?”

    “不錯,我們寒松古國先祖的傳人!”

    “嘶……!”眾人倒吸一口冷氣,目光前所未有的震撼。

    他們終于知道少祖是什么意思。

    “寒松古帝的傳人?”空征神王一愣,“你不是當代人?”

    要知道寒松古帝相距至今已經百萬載之久,他的傳人那豈不是也是百萬載之前的人。

    “大夢百萬載,一朝得醒世事以大變,連什么阿貓阿狗也敢出來放肆!”陸塵也樂的解釋,直接裝起來開口說道。

    “什么,他竟然是百萬年前的人?”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神色大變,包括一些帝道傳承。

    “哼,百萬年前的人又如何,塵封百萬載,不過是空睡而已,本尊何懼!”

    空征神王畢竟是過來人,曾經赤手憾過帝兵,對于一個皇境小子掌控帝兵,他更是不放在眼里。

    這樣的一個小子,能夠發揮出帝兵億分之一的威力都是好的,再大恐怕直接就將其吸干了。

    “給本尊起來!”空征神王發怒,一出手就是殺招,血色沖天,神王之威浩蕩,沖擊億萬里蒼穹,令整個天地都為之失色。

    他的身體一道神光直入蒼穹,頓時九天雷動,一股浩大的氣息降臨。

    九天之上,云層之間,一座虛無縹緲的宮殿緩緩出現,仙氣浩淼,一股磅礴的威壓降臨,仿佛諸神行宮顯露出一角。

    “錚!”

    仙宮一陣,一道流光一斬而下,直斬陸塵,所過之處,斬裂天地,分陰陽,一條萬里之長的虛空大裂縫浮現天穹之上,驚的所有人都魂飛魄散。

    “轟!”

    陸塵手中古印橫空,帝威沖天,宛若一尊大帝復活,迎天而上,向仙宮砸去,所過之處,無堅不摧,無物不破,遇神屠神,遇仙屠仙。

    一擊天地裂,虛空滅,兩者相撞,一股恐怖的神力波動傳來,令諸天失色。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